深圳校园足球 很美也很艰难

[ 校园足球 ] Alex 2018-04-12 来源:深圳商报 308次浏览 tags: 校园足球,深圳足球

不论是参加广东省锦标赛、省运会还是全国锦标赛,深圳的小球员都是“另类”。别人早早脱离了父母家庭,放弃了学业,进入了职业队体系;而深圳球员都是稚气未脱的中学生,他们天真好学有灵气善思考。不过因为一直坚持课余训练,这些在校学生与职业梯队球员通常都不在一个水平线上。所以当2015年深圳队夺得U15全国锦标赛冠军、广东省运会男子乙组冠军时,确实让很多人大跌眼镜。一时间,深圳校园足球名声在外。

其实,校园足球参与其中的老师、教练和学生家长知道,孩子们一路走来,遇到的很多实际困难是局外人无法想像的。

老师说

要保护基层教练的积极性

南山外国语学校的体育老师邓展望是学校足球队的主教练,作为中国校园足球教练员首批赴法的40名学员之一,前不久他刚刚结束了为期3个月的留学生活。邓老师认为,目前深圳校园足球教练员师资是一个大问题。

“校园足球要搞好,单靠体育老师是不够的”,邓展望说,这几年深圳的校园足球成绩之所以突出,是因为吸纳了很多优秀的基层教练。不过从2009年深圳校园足球元年开始参与其中的教练,至今仍有80%是学校临聘教练,他们流动性大,制约了校园足球的可持续发展。为留住这些教练,邓老师建议教育部门出台政策,用带队时间和比赛成绩等为指标制定量化标准,达到标准便可以转正。同样是为了保护基层教练员和家长的积极性,邓展望还提出建立规范的球员输送和奖励体系,做到操作过程完善透明,让社会各界、学校、家长和媒体共同监督,这样才可以做到“三心”——家长放心、教练安心、学校舒心。

教练说

学校应该敞开大门拥抱足球

孙真从1996年开始从事足球青训工作,至今已经20年了。目前他是深圳U15青年队主教练,曾率队夺得全国锦标赛、省运会和省锦标赛多项冠军。工作中他遇到的最大难题,就是球队很难集中训练。

“我的这些孩子来自深圳各区,最开始组织训练只能在周末,凑齐了很不容易。”孙真说,只有节假日和假期孩子们才能真正集中训练,如果要是离开深圳出去打比赛,孩子的学习又成了家长的心病。“如果耽误一周课程还容易补上,两周就比较麻烦了”,孙真说他的球队出队比赛,如果是十二三天的赛程,通常先去一半队员比赛,另外一半留校上课;到下一阶段再轮换,只为了让孩子们少耽误些课。他建议教育局与文体旅游局开展更紧密合作,最好一支球队的学生可以在同一所重点学校就读,让这些孩子既能上好课又能踢好球。如果因比赛缺课,还可以请老师到队里补课。

饶育超是深圳U13少年队主教练,但他也做了很多校园足球普及的工作,他的足球培训机构在深圳市多所学校推动“足球进校园”计划。“在泰宁、笋岗、竹园小学的体育课上,爱足球的孩子都可以在我们教练的指导下踢足球”,饶育超建议,学校应该敞开大门请进来更多的足球教练,吸引更多的孩子参与,有基础才有尖子。

家长说

让球员读好书,让家长有信心

加盟山东鲁能的段刘愚目前正在巴西圣保罗足球俱乐部受训,他的父亲段利奎谈到自己的学霸儿子在翠园中学读书时的事,总是有很多感慨。“他的班主任老师非常支持他踢球”,段利奎说,段刘愚外出比赛如果时间较短,班主任老师就会停讲新课,等他回来。如果段刘愚脱课时间较长,学校还特别为他安排家教老师补课。此外,班主任老师每门功课都选一名好学生与段刘愚形成一帮一关系,所以在读书的问题上段刘愚始终没有掉队。段刘愚的情况不应该只是个特例,翠园的做法值得其他学校效仿。

小名大虎和小虎的双胞胎赵世卓和赵世杰兄弟,前不久一起加盟了广州恒大。两个还在上高二的儿子一起放弃了学业,虎妈卢英为此一直很纠结。她说两个孩子最初踢足球时她的想法很单纯,不过是希望他们能利用足球特长考个好大学,但没想到两个孩子越踢越有出息。谈及一路走来的艰辛,卢英说加盟职业队对家长来说也是一次赌博,所以希望足球管理部门在制定球员输送奖励办法时考虑家长的付出,让他们感受到更多的温暖,这样才会有更多的家长愿意让孩子踢足球。